苏长欢南弦歌列表大结局

苏长欢南弦歌列表大结局

作者唐霏霏

科幻穿越419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男女主是苏长欢南弦歌小说叫《家有娇妻好安眠》,整篇故事文风华丽,人物丰满,是本值得一看的佳作,唐霏霏小说在线预览:苏长欢穿越而来,先是被毁容,而后被逼婚嫁到塞外之地,怎一个悲催了得,好在权势滔天的南弦歌阻止了这场婚事,他携带仇恨重生而来,折磨让他夜夜难以入睡,只有苏长欢可以让他安心的睡一会,当穿越女遇上重生男,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展开全文

男女主是苏长欢南弦歌小说叫《家有娇妻好安眠》,整篇故事文风华丽,人物丰满,是本值得一看的佳作,唐霏霏小说在线预览:苏长欢穿越而来,先是被毁容,而后被逼婚嫁到塞外之地,怎一个悲催了得,好在权势滔天的南弦歌阻止了这场婚事,他携带仇恨重生而来,折磨让他夜夜难以入睡,只有苏长欢可以让他安心的睡一会,当穿越女遇上重生男,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免费阅读

  董雅不知道说什么好,南世子要是知道怜香惜玉这几个字怎么写,当年简家的小姐就不会被他亲自送进红颜阁被逼着接客。有简家小姐这个前车之鉴,她哪里敢直接去找南世子,她如果有那个胆子,又何必来这里。

  “桃夭姑娘误会了,我是为了你好才和你多说几句,与南世子没什么关系。”

  苏长欢似笑非笑道:“是吗?你我萍水相逢,董小姐如此为我着想,我真是十分感动。只是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意,董小姐才和我见了一次面,就这般关心,莫非你对我一见钟情,情根深种,至死不渝?只可惜我对女人没兴趣啊。”

  一开始没问题,可听到后面,董雅脸上的笑容彻底冻结了。一旁的流月则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姐真是个有趣的人。

  “你……你怎么能胡说呢。”董雅立即反驳道。

  苏长欢一脸无辜道:“说起胡说八道,我可比不上董小姐,字字句句都是为我好,说多了,你自己是不是都信以为真了?不要把别人想的和你一样蠢。”

  董雅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这不符合常理。

  “我说的都是真的,的确是为了你好,你一个没有家族背景的女人,根本没资格做南世子的妻子,你若是不识相,陛下不会放过你。”董雅大声道,温婉贤淑的模样她终于装不下去了。

  苏长欢点点头道:“皇帝陛下早就亲自威胁过我了,还真用不着你再来威胁一次,至于你想让南弦歌答应皇帝将你赐婚给他的事,既然这么迫切,大可以去当面说,何必在这里拐弯抹角的和我说,真是浪费时间。”

  “你竟然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你这个女人也太会装模作样了。”董雅气愤道。

  苏长欢冷笑:“之前我对皇帝有意将哪个女人赐婚给南弦歌确实不知道,可你特意找上门来劝说,董小姐之心,路人皆知,是要多蠢的人才会猜不到你的身份,用蠢笨如猪来形容你都是对猪的侮辱。”

  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蠢,董雅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流,捂着脸冲出了雅间。

  看着她备受打击的模样,苏长欢兴致缺缺,战五渣,这么几句就顶不住了,太没意思。

  看过全程的流月道:“小姐威武,这样的挑梁小丑,也敢出来丢人现眼,简直不知死活。”

  “怂货,本姑娘才说了几句话,啥也没干,就哭着跑出去了,就这水准还想做定国公世子夫人,的确是贻笑大方。好了,咱们回去吧,准备明天搬家。”苏长欢对流月道。

  “是,小姐放心,长青街那里江月差不多都收拾好了,明天一定妥妥的。”流月回道。

  苏长欢和流月高高兴兴的回去,董雅这边却截然相反,她一路哭着回去,回到董府时眼睛又红又肿,董夫人问她受了什么委屈,她也不说,只是不停的哭,董夫人最后还是从丫鬟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董夫人问丫鬟道:“那桃夭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怎么就能把我的雅儿打击成这样?”

  丫鬟道:“那桃夭的确不像一般人,气势很足,胆子也大,说话直接又毒辣,很不顾及脸面,别说小姐这温柔和气的性子,就是端王府那厉害的瑶郡主在她手里都未必讨的的到便宜。”

  董夫人叹息一声,原本董尚书打算请求陛下赐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南世子,她就不同意,那南世子哪是那么好嫁的,人家那样出众的身份和样貌,不是性格暴戾偏激又怎么会轮到董家的女儿。

  可是夫君坚持,女儿也对南世子有想法,她也没办法。

  他去请旨皇帝是同意了,可人家南世子不同意,第二天就说自己已经和一个民女订婚了还全城摆宴席庆祝,幸好知道赐婚之事的人不多,要不然董家和女儿的脸面全无。

  南世子的未婚妻都有了,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哪知道女儿不甘心,在皇帝的怂恿之下竟然去月华楼找人家谈话,这一谈话被别人骂了哭着跑出来,月华楼那么多人,纸包不住火,这件事说不定很快被传开,到时候肯定没有什么好话。

  董夫人虽然忧心,但也不能做什么,嘴长在人家身上,说什么话不是她能左右的。

  董雅去找苏长欢的事,南弦歌很快就知道了,原本他对董尚书去请皇帝赐婚不满,但是被拒绝之后董家安分点,他也不打算这么快收拾他,可是看样子他们是嫌日子过的太舒坦,心思也越发的大了,不仅痴心妄想,还不知悔改,既然这样,他也不必客气,否则还当他好脾气。

  他当即让追月去准备一下,给董尚书家一个难忘的教训。

  当天晚上,兵部尚书府的主仆都睡的很早,整座府邸格外安静,第二天起来才知道府里昨夜遭贼了,府中的财物被洗劫一空。

  积攒多年的东西都没了,董大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尽管这样,他只要求私下探查,并没有报官,自己是神情况自己清楚,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了,不仅钱财保不住,官位也保不住,只要有官位在,钱财迟早还会有的。

  没多久董家的管家得到消息,急匆匆的赶来:“大人,听闻有人以董家的名义在东南西北四座城门派发物资救济贫苦百姓,百姓皆感恩董家的仁义之举,莫非用的钱财就是府中丢失的那些?”

  哪有什么莫非,肯定就是了,谁会好心的花自己的钱多给董家攒好名声。

  董大人头痛,世上真是什么奇怪的人都有,偷了东西不据为己有,竟然以董府的名义拿去送人,胆子也太大了,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人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不管那人是什么目的,有一点他很清楚,对方来者不善。

  最让人无法安心的是如今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朝堂上的政敌当然有,但是没有谁会这么无聊,来他府里偷了东西又以董府名义送给贫民,如果不是政敌,那就是得罪了别的什么人?

  董大人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了一点头绪,心跳也不知不觉的加快了不少,他请皇帝下旨将女儿赐婚给南世子,可是人家根本不愿意,以南世子那乖张又记仇的性子,因为这件事恼怒了他也不是不可能。

  况且这么嚣张又奇怪的报复手法确实符合他的性格。

  如果真的是他,自己这回可就真的是捅马蜂窝了,不被折腾掉半条命估计不能结束。

  至于去求南弦歌放过这条路,他不敢想,更不敢尝试,因为在广宁城所有人的记忆中,南世子从来没有宽恕得罪过他的人的先例。

  事已至此,等着承受他的怒火,补救什么的不用想。

  消息传的很快,苏长欢一起来,流月就把南弦歌折腾董大人的消息告诉她了,她听过之后淡淡一笑,兵部尚书已经是大权在握,还不知足,竟然想用女儿来攀附定国公府,人心不足蛇吞象,自食恶果而已。

  不过这些和她没有关系,她只要安心的搬家,然后等着看热闹就行。

  中午过后,江月传来消息,宅子全部布置妥当,苏长欢和流月离开天景园去长青街的苏园。

  院子布置过后,焕然一新,的确有搬新家的感觉。

  天景园是极好的地方,奢华又精美,可不是自己的地方,苏长欢终究没有归属感,进了自己的小窝,全身舒畅。

  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苏长欢便去了厨房,她是个讲信用的人,说了请南弦歌吃饭,一定会准备好晚餐招待他。

  炒菜她虽然不在行,但是好在会做火锅,如今已经到了十月底,天气转冷,吃火锅是个不错的选择。

  厨房有厨娘,洗菜切菜不用她亲自动手,这里的人是不吃火锅的,她主要是来做汤底。

  花费半个多时辰,终于准备妥当,苏长欢试了试,味道还不错,一段时间没动手,看来手艺并没有生疏。

  傍晚时分,南弦歌来了,手里还抱着一个非常精致的锦盒,应该就是他准备的乔迁贺礼。

  南弦歌把锦盒送到苏长欢手里,苏长欢问道:“什么东西?一看盒子就知道很贵重。”

  “我们定亲了,定国公府世代相传的定亲信物应该给你。”南弦歌答道。

  苏长欢把锦盒还给他,然后道:“这作为乔迁礼物不合适,我可不要。”

  对于她的拒绝,南弦歌并不意外也不生气,而是笑着道:“真不要?要不打个赌,若是三个月之内你心甘情愿的戴上,就嫁我。”

  “没意思,不赌。”苏长欢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问问我的赌注再决定吗?说不定你很有兴趣呢?”南弦歌问道。

  “你的赌注是什么?”

  “解忧阁随时随地任你差遣如何?”

  苏长欢觉得不对劲,可看不出问题,所以还是谨慎为好。

  “不如何,不赌。”苏长欢回道。

  南弦歌有些失望,这年头小姑娘都这么不好骗了吗?

  “那你要什么赌注,你提出来。”他依然没有放弃。

  “你这陷阱挖的太明显,我要是跳进去了,你会有成就感吗?”苏长欢两只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言之有理。”来日方长,你总有上当的时侯。

  “去吃饭吧。”苏长欢道。

  他们到餐厅的时候,一切已经准备好,只等菜入锅。

  苏长欢嗜辣,而这里的人只把辣椒当药材使用,南弦歌应该吃不惯,所以她准备的是鸳鸯锅。

  两人围着桌子坐下,南弦歌问道:“这是西庆的吃法?”

  “不是,我自己发明的吃法。”苏长欢说着开始下菜。

  蔬菜烫一下就熟了,苏长欢开始吃起来。

  南弦歌看她吃的很欢乐,也开始动筷子,他先尝试了清汤这边的,然后又尝试红汤那边。

  吃不惯辣椒的他脸色有些奇怪,不过他向来注重礼仪,没有随意把嘴里的食物吐出来的习惯,他把菜咽了下去,只是脸色有些狰狞。

  苏长欢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

  “知道你吃不惯辣的,清汤那边是给你准备的,可你的好奇心实在不浅,偏要来试一下,要不这样,你今天晚上全程陪我吃辣的,我和你订立刚才的赌约。”苏长欢带着恶趣味提议道。

  “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南弦歌立即答应道。

  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苏长欢实在意外,她的初衷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觉得他应该不会答应,明明吃的很难受还同意,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看着苏长欢一脸不可思议,南弦歌道:“欢欢,你不会是想反悔吧,绝对不行。”

  他说完,给自己碗里夹了许多辣汤里煮的菜,然后面不改色的吃起来。

  这家伙的忍耐力也真是够可以,这菜苏长欢都觉得有些偏辣,南弦歌这个从来不吃辣的就可想而知是什么感觉了。

  人家敢拼,苏长欢能说什么,她笑了笑继续吃,好久没有吃辣辣的东西了,好想念。

  一顿火锅下来,苏长欢全身舒爽,至于南弦歌是什么感觉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两人一起放下筷子,苏长欢道:“这么好吃的东西第一个分享给你,我对你其实很不错,以后少给我挖坑,知道吗?”

  南弦歌点点头:“确实用心良苦,这东西吃多了会上瘾吧?”

  “确实会上瘾,喜欢的人隔段时间不吃会很想念,甚至食欲不振,但吃一两次绝对不至于,我可没有坏心眼。”苏长欢如实道。

  “可以我已经上瘾了怎么办,你可要负责,以后我天天来你这里吃饭。”

  骗鬼呢,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为了蹭饭简直没有下限。

  “天已经黑了,白日梦等到明天再做吧。”苏长欢很不客气道。

  南弦歌有些不开心道:“欢欢,你太绝情了,吃个饭而已,大不了我给生活费,你一个人住,我也一个人住,一个人吃饭没意思,一起多好。”

  “没看出哪里好,我就喜欢一个人吃饭,你要是不习惯一个人可以赶紧娶个媳妇,多纳几房妾,再生一窝崽,保证天天有人陪你吃饭。”苏长欢调侃道。

  “别人不稀罕,要是欢欢愿意嫁我,然后给我生一窝崽,我倒是兴趣浓厚。”南弦歌饶有兴致道。

  真是佩服这家伙的脸皮,什么时候都能鬼扯。

  苏长欢白他一眼,走人。

  吃完饭,苏长欢在自家院子散散步消食,她一边走一边想着,这园子里的花虽好,但娇贵,养起来费劲,尤其花期短,没几天便谢了,不实用,还不如改成果园和菜园,到了秋天瓜果满园,肯定别有乐趣。

  她是个行动派,没一会儿就把流月找了过来安排自己的计划:“流月,明天你安排人把大花园这些金贵的花儿全部换成月季,小花园改成菜园,种上瓜果蔬菜。”

  月季在花中不名贵,好歹还是花,如果说大花园换上月季流月还能勉强理解,但是小花园种瓜果蔬菜她实在参不透,还没听说过能住三进院子的人家会在庭院里种菜,院子里种菜是贫困的农家才会做的事。

  “小姐,你确定要种菜?”流月的声音有些飘。

  “确定,我的院子我做主。”苏长欢坚定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流月不会再多说一句。

  流月离开之后,在不远处坐着的南弦歌走过来,问道:“欢欢喜欢月季花?”

  苏长欢点头道:“喜欢,年年岁岁,常开不败,极好。”

  两人安静的走在花园的小路上。

  南弦歌突然问道:“欢欢,我自认为自己从家世到个人素质,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即便是失眠症让我脾气不好,如今也有所改善,有你在,假以时日,定不会再失控。我能问一下你为何不愿和我一起过日子吗?”

  既然他问了,苏长欢打算认真的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她回道:“你什么都好,却不是我心中合适的人,我已经做了一次皇权的牺牲品,费尽心思跑出来,不想再搅进皇权的漩涡里去。

  定国公府和东陵皇族一百多年的紧密关系,无论将来相互扶持,还是分道扬镳,你作为世子都无法避开,你身上的责任可不轻,不仅背负着定国公府一族上千人的荣辱兴衰,还有定国公府麾下几十万军队的身家性命,那么作为你的妻子,又怎么会轻松。

  广宁城的多少姑娘只看到你地位尊贵,容貌不凡,就想要和你并肩而行,可是,想要并肩而行需要付出的代价她们应该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不是她们,不会那么天真的以为,这世上有不付出代价就换来的好处,我不想自己未来的日子太辛苦,所以选择不担这个担子。

  还有,你十岁就因为忧思过重而导致严重的睡眠障碍,这其中的原因我虽然不知道,但也能猜到这里面的原因不会简单,你的故事必定心酸曲折,我还没有和你共同分担这份痛苦的觉悟。

  总而言之,曼陀罗看着虽美,可是有毒,同样的,南世子看着虽好,也有毒。”

  听完她的话,南弦歌叹息一声道:“你想的真多,女人理智起来真吓人。如果抛开这些不想,你认为我是你口中合适的人吗?”

  苏长欢摇头道:“不知道,没想过,想了也是白费力气,因为这个假设不成立,你不可能抛开这些,不是吗?”

  南弦歌心中暗道:这丫头心智成熟的完全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姑娘。

  自己这个上辈子活了二十五年这辈子又活了八年的人,还会因为被她吸引,会不顾一切想把她抢过来,而她从头至尾在分析利弊。

  这一场,南弦歌承认自己输的很彻底,不过,他不会放弃,输了一出场并不代表没机会翻盘。

  两个人在河边散步,他已经掉进了水里在挣扎,没道理她却在岸边云淡风轻的看热闹。

  既然她看问题这么透彻,那就说明她真的很合适定国公世子夫人这个位置,更不能放她跑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