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栀栀蒋峻衡最新章节

谢栀栀蒋峻衡最新章节

作者桃花锤子

历史军事342万字连载中2022-01-26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我嫁给了反派和尚》是由桃花锤子原创所著,主角叫谢栀栀蒋峻衡。讲述了谢栀栀重生到了一个八十年代女骗子身上,女骗子在骗婚途中撂挑子嗝屁,把烂摊子全部留给了谢栀栀。为了苟住小命,谢栀栀只好假戏真做硬着头皮嫁了。于是,新婚之夜知道新郎是个和尚的谢栀栀陷入了无限的迷茫……我的新郎竟然是个和尚?现在和尚可以结婚了?和尚也流行相亲?展开全文

       我嫁给了反派和尚小说最新章节,我嫁给了反派和尚小说无弹窗《我嫁给了反派和尚》是由桃花锤子原创所著,主角叫谢栀栀蒋峻衡。讲述了谢栀栀重生到了一个八十年代女骗子身上,女骗子在骗婚途中撂挑子嗝屁,把烂摊子全部留给了谢栀栀。为了苟住小命,谢栀栀只好假戏真做硬着头皮嫁了。于是,新婚之夜知道新郎是个和尚的谢栀栀陷入了无限的迷茫……我的新郎竟然是个和尚?现在和尚可以结婚了?和尚也流行相亲?

免费阅读

  村支书也不是真傻,虽然顶着一脑门子的汗,仍不忘朝赤脚大夫使眼色。

  赤脚大夫立马会意,轻声对谢栀栀说:“小姑娘,我是大夫,你刚落水,我给你看看有没有后遗症。”

  来了来了,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谢栀栀端端正正坐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上去乖的不能再乖了,点点头说:“好的呀。”

  哪能不乖啊,以原主的记忆来看,村支书在整个村里具有绝对的权威,他要是决定把谢栀栀送去派出所,蒋家谁也不敢说个不字。

  所以虽然谢栀栀看得出来村支书和赤脚大夫明面上是给她看病,实际上是要探虚实——看她到底是不是活人,谢栀栀还是积极配合,力求在村支书心里有个好印象,反正她现在可是正正经经的人,不带怕的。

  哎,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呀,谢栀栀美滋滋地想。

  果然,村支书脸色和缓起来,尽管仍板着一张脸,但是已经没有刚才那样严肃警惕。

  就连围观的众人也被谢栀栀的表演技术所惑,纷纷感叹,这么漂亮懂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个骗子呢?

  肯定是蔡金花瞎整幺蛾子。

  赤脚大夫见谢栀栀努力挺直着小腰板,亮晶晶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嘴角一丝笑意,这小姑娘倒是可爱。

  但他仍不敢大意,仔细检查一番谢栀栀的皮肤、瞳孔,没发现什么异常又抬起她的手把起脉来,等摸到实实在在的脉搏,赤脚大夫微不可察地朝村支书点了点头,而后十分自然转换话题,询问其他症状。

  村支书心下松了口气,甭管什么原因,人活过来就是件好事,至于其他的都不算大事。

  不过马上村支书又犯了难,蒋家小媳妇是活过来了,可这蔡金花又晕过去了,可真够给他添乱的。

  村支书想了想也懒得叫赤脚大夫弄醒蔡金花了,怕自己短命。

  不过蔡金花一直躺在这里也不是回事儿,村支书心里嘀咕蒋家怎么也不来个人?他扫了眼人群,眼角一抽,就见蒋家老二和老二家媳妇正站在人堆里看热闹,半点站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村支书:“……”

  蒋家这一家到底都是些什么奇葩,且不说蒋老根和蔡金花这一对儿夫妻,男的怕老婆、女的泼皮无赖,大伙儿都知道俩人什么德性,见怪不怪了。

  就说几个子女吧,蒋家老大好好一个大学生,跑到山上当和尚去了,这都多久没下山了?老三看样子是个有出息的,可那也不是一般傲气,天天拉着个脸好像谁欠他钱一样,就没见他对谁笑过。

  好不容易有个看上去正常的老二,谁知道也这么不靠谱,亲妈都晕过去这么久了还站在旁边看热闹,心可不是一般大!

  村支书深觉自己今天一天老了不止一岁,他长呼了一口气,朝人群里喊道:“蒋老二,出来!”

  蒋老二听了一愣,随即磨磨蹭蹭从人群里走出来,“叔,你叫我?”

  “这还有旁人也叫蒋老二?赶紧喊你媳妇一起把你妈抬回家。”

  蒋老二的媳妇叫钱冬梅,本来好好看戏呢,谁知道这会儿会突然被村支书点名。

  钱冬梅不情不愿地从人群里走出来,暗地里白了蒋老二一眼,谁乐意靠近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人啊,她又不是她那个混不吝的婆婆,万一沾上晦气找谁说理去?

  “支书,您找我呢?”

  “嗯,”夫妻俩没一个靠谱的,村支书好不容易才把脸上嫌弃的表情收起,突然想到说,“对了,顺便把落水的小姑娘带走。”

  蒋老二迟疑一下道:“这……叔,我妈、我妈没说……”

  村支书真心不想管蒋家的破事,不耐烦地挥挥手:“快走快走,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管不起你们蒋家的事,别等你妈醒了又来找我闹就行。”

  谢栀栀听到村支书提到自己,一双小耳朵立马竖起,好在村支书没有立马把她送去派出所,而是让她跟蒋家人走。

  她是打定主意能苟一刻是一刻,怎么着都不能去监狱。

  蒋老二老老实实背起蔡金花,钱冬梅跟在后面,正打算抬脚的时候突然转过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谢栀栀,发现确实没啥异常,不禁小声嘀咕起来:“这还真活过来了?”

  见谢栀栀投来目光,钱冬梅没好气地说:“看什么看?还不跟上。”

  谢栀栀十分听话地跟上,钱冬梅反倒一噎,心想小骗子不是恨不得离蒋家远远的吗?

  她当然不知道这会儿“小骗子”已经换成了谢栀栀,谢栀栀不傻,原主逃跑失败,她来接盘,蒋家人说不定已经动了把她送派出所的心思,她要是对蒋家再表现出排斥情绪,那真就要去坐班房了。

  走了一会儿蒋老二背不动蔡金花,要停下来歇息,钱冬梅嫌浪费时间,干脆和蒋老二一人拽着一只手,拖着蔡金花往回走。

  谢栀栀:“……”这是攒了多少仇啊。

  要知道刚下过雨的河岸草木葱郁,路上还有许多积水坑,踩得人多了周围无处下脚,乱糟糟脏兮兮一片,蒋老二和钱冬梅夫妻俩就这么拖着蔡金花走了过去。

  谢栀栀又看了眼脏兮兮的泥土路,她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种场景,鼻息间彷佛都能闻到一股臭味……真是上头。

  眼见前面两人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谢栀栀只好咬咬牙闭着眼睛大步跳过了水坑。

  走在前面的钱冬梅听到动静转头,看到谢栀栀踮着脚尖走路,翻了个白眼嘲讽喊道:“穷讲究什么,不就是个骗子吗?还真把自己当成城里人了。”

  谢栀栀懒得搭理她,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回忆臭水沟和上头的臭味,于是开始回忆整理原主的记忆。

  原主和谢栀栀同名,也叫谢栀栀,只不过家庭背景、人生经历和谢栀栀相差十万八千里。

  原主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小山村,从小一个人靠养鸭子为生,但事实上她并不是个孤儿。

  事情还要从原主的父母说起。

  原主的父亲名叫谢关山,是那个时代有名的文人,因为大资本家家庭出身且为人正直,说了些得罪人的实话,被下放到了一个贫困山村里改造。

  原主的母亲秦之遥是个知青,七十年代响应号召下乡插队,恰好被安排到谢关山下放的山村里。

  秦之遥对谢关山一见钟情,知道他就是鼎鼎大名的谢关山后,极度崇拜和爱慕让她不顾一切和大自己十二岁的谢关山结了婚。

  刚开始两人过的很甜蜜,婚后不久就生下了原主。

  但秦之遥始终是个城里姑娘,她受不了清苦的生活和没完没了的劳作,对这段农村中的婚姻生活也变得厌烦起来。

  在原主五岁那年,秦之遥得到了一个回城的机会,她顺理成章的抛夫弃子,回家后秦之遥火速相亲和一个丧妻的军官结了婚,甚至成了两个孩子的后妈。

  而在原主十岁那年,谢关山因为常年的劳作和精神的困顿患病身亡。

  从此以后原主成了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村里人怜悯她但谁养不起她,于是给了她一个养鸭子的工作,赚工分养活自己。

  随着年龄的增长,原主一张脸渐渐长开,引来了村里男人们的觊觎和女人们的忌惮,原本待她还算和善的村妇们开始欺负她、辱骂她,大概她也知道留在村子里没什么好下场,于是决定去投靠在京市生活的生母秦之遥,和她一起逃出来的还有邻居陈小雨,两人想打工却没有门路,一路靠着坑蒙拐骗活了下来。

  路过台子镇的时候,陈小雨凑巧听到蔡金花和媒婆说要给儿子找个城里媳妇,聘礼足足一千块,两人一合计就起了骗婚的主意。

  于是她们找到媒婆,给了媒婆一点钱,让她把原主介绍给了蔡金花,骗蔡金花说原主是京市的人,来镇上游玩的时候对蒋老三一见钟情,非他不嫁。

  蔡金花这辈子最大的骄傲是小儿子有出息,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城里儿媳妇儿,在她心里条件再好的姑娘都会喜欢她小儿子,为此托了好些城里的媒婆给小儿子说亲。

  而且骗子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合逻辑的事情说的天花乱坠,陈小雨一通忽悠之下,蔡金花竟然对此深信不疑了。

  蒋家人也不是没人看出不对劲,可蔡金花在蒋家向来说一不二,她要捧着两个骗吃骗喝的骗子,蒋家一家老小只能跟着装瞎。

  直到最后蔡金花被忽悠的连聘礼都给了。

  不过因为这个原主和同伙出现了矛盾,两人分赃不均,陈小雨某天趁原主不在,偷了聘礼钱,自己一个人跑路了。

  蒋家人丢了钱,原主又没有陈小雨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解释不了钱和陈小雨去哪了,时间一长就露了馅。

  蔡金花本身是个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一时不慎竟然被两个丫头骗子给耍了,最重要的是她给儿子娶媳妇的钱全没了,由此恨上了原主,想尽办法折磨原主,天天逼着原主洗衣做饭做苦工,稍有反抗就会被威胁送派出所。

  原主苦不堪言,趁着蒋家人不注意逃了出来,谁想路过河边的时候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不会游泳的原主就这么淹死了。

  想到这里,谢栀栀抬头看了眼走在前面的钱冬梅,在原主的记忆里钱冬梅可没少陷害她,要说蔡金花折腾原主是因为被骗了给小儿子娶媳妇的一千块钱,那钱冬梅是因为什么?

  而且原主死的莫名其妙,会是谁下此毒手呢?

  村里的人大部分都没有和原主接触过,不会有这么大的矛盾,难道是蒋家人?

  谢栀栀随手撸了把路边的野草,把蒋家人所有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就在这时,谢栀栀眼睁睁看着自己脚下什么都没有,却“噗通”一声,摔进了积水坑里。

  谢栀栀:我日!!!

  平地摔跤……多么熟悉的套路,多么熟悉的节奏,穿越也没改变她倒霉蛋儿人设。

  谢栀栀默默朝天比了个中指。

  刚一抬头,就和见蒋老二和钱冬梅满脸泥水点子呆呆地看着她,过了片刻,蒋老二十分朴实地抹了把脸,“呸呸”吐嘴里的泥,钱冬梅将将反应过来,扯起嗓子尖叫。

  最惨的还是蔡金花,刚才蒋老二夫妻听到声音下意识转身,迎面扑来一滩泥水糊在脸上,两人一起松了手,蔡金花直接脸着地摔在地上。

  谢栀栀沉默,差点忘了她的倒霉蛋人设还附带牵连作用,不知道蒋家以后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把她送派出所?

  这么想想十分慌脏……

  谢栀栀:“……”orz~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