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青黛许南嗣完整版

沈青黛许南嗣完整版

作者谢病免

综合类型35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以沈青黛和许南嗣展开故事情节的古代言情作品《我见夫人多娇纵》是由作家谢病免所著,小说讲的是沈青黛嫁到许家和口是心非的许南嗣熬过受尽委屈的十年后最终病逝而死,再次醒来沈青黛发现已重生到和许南嗣成完亲的第二天,她发现前世傲娇高冷的许南嗣变得温顺体贴,看这世许南嗣追妻火葬场之路会以怎样的方式告一段落........展开全文

以沈青黛和许南嗣展开故事情节的古代言情作品《我见夫人多娇纵》是由作家谢病免所著,小说讲的是沈青黛嫁到许家和口是心非的许南嗣熬过受尽委屈的十年后最终病逝而死,再次醒来沈青黛发现已重生到和许南嗣成完亲的第二天,她发现前世傲娇高冷的许南嗣变得温顺体贴,看这世许南嗣追妻火葬场之路会以怎样的方式告一段落........

免费阅读

  当年她刚嫁给许南嗣的时候,这位李夫人就登门造访了将军府。虽然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但李夫人热情得像是两个人熟识多年。

  她当时拍了拍沈青黛的手,语气颇是心疼地说:“到底是难为你了,往后还是要多多忍耐,女子的一生啊……”随后她就一直开导自己,让自己想开一点,不要因为许南嗣的缘故伤心难过。

  她当时还不明白李氏的一番话是什么意思,后来得知许南嗣日日留宿秦楼楚馆,买醉狎妓之后,她终于懂得李氏眼里的那股惺惺相惜。

  毕竟李子信也是一个纨绔子弟,家里侍妾无数,日日都是勾心斗角的。难为李氏在处理完府中琐事之后,还要跟那些小妾明争暗斗,时不时就要受到李子信的责怪。

  身为一个明事理的正妻,她们不能干涉丈夫的决定,只能一味地顺从。连丈夫纳妾了,也得笑嘻嘻地相迎,忍着不忿和剜心的疼痛,喝下她敬给自己的那杯茶。

  那种痛苦,沈青黛经历过许多次,现在一想,倒不怎么责怪许南嗣的三心二意,只是笑自己的痴傻,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付出那么的感情,真的是浪费。

  她倒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遇见李氏等人,惊讶过后,笑着对薛氏说:“仔细一想,薛夫人好似是初八那日嫁给薛公子的。”

  薛夫人是个眉目端庄的女子,看上去就像是名门出来的闺秀,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良好的修养,以及一股淡淡的疏离。

  沈青黛才来京城几个月,这京中的名门才识得那么几个,所以她不知道薛氏的娘家是哪户。

  “正是。”薛氏的眼睛底下带着淡淡的青色,看上去就像是几日没有休息好一样。她用帕子掩住自己的面,顺道掩饰了那个浅浅的哈欠。

  “诶,许夫人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你俩是同一日成亲的,倒真的是有缘分啊。”李夫人一下就想起来,初八那日可谓是轰动京城的,一下就是两桩喜事发生,也让京中无数人彻夜难眠。

  许将军和金科状元的妹妹成亲,谁人不知道沈霖奇与丞相府的关系,这就意味着许南嗣要加入丞相的阵营。许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许家三子都是有才之人,又尚是年轻,再过几年也是不小的势力。

  而薛太傅之子娶了定远侯家的千金,双方势力强强联手,比起丞相那边,也是不容小觑。

  虽然皇帝下旨明令禁止朝廷官员结党营私,但即使是这样,也还是有不少人暗自勾结,毕竟权利这种东西,是最难割舍下的。

  沈青黛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妇道人家,这些朝堂上的事情,她都明白,只是她插手不了。自己不过是这种朝廷斗争中的一枚棋子,用以拉拢住许南嗣,若是许南嗣看得起她,她也就是物尽其用,若是许南嗣厌弃她,也不过就是受点委屈。

  在这样的利益纠葛下,她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牺牲品的身份,也明白自己和许南嗣之间不会有什么好结局,但她还是陷了进去,甚至无法自拔。

  她不知道自己喜欢许南嗣哪里,明明那家伙高傲自大,风流成性,还处处伤她,但她就是没有任何理由地心悦他。

  唉……沈青黛只能感慨自己年少眼睛瞎,眼里有他之后,心里就再放不下其他。

  “是啊。”薛氏皮笑肉不笑地应了一句,毕竟在她眼里,这可不是什么有缘分的事情,在同一日成亲,她嫁的是劣迹斑斑的浪荡纨绔,而她沈青黛嫁的却是有名的温文公子,这多多少少是令人嫉妒的。

  很多时候,只有比较才能看出差距。

  论身份,样貌,才学,她自问没有一点是比不少沈青黛的,奈何人家就是比自己嫁的好,有夫君万般疼爱娇宠,自己则要日日受那人的白眼冷待。

  到底是意难平,所以她对沈青黛的态度不自觉地就冷淡了。

  李氏也不是什么没有眼力见儿的人,看出了薛氏的不耐烦之后,担心她脾气上来了会闹不愉快,所以一把将薛氏拉走了,临别前还说了一句:“若是他日得空,许夫人一定要来我府上做客。”

  “一定。”沈青黛回道,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其实他们都清楚,这不过是走个礼貌的过场罢了,都不愿意撕破脸皮,就只好维持这表面上的平静。

  这就是沈青黛不喜欢京城的原因,这里的人儿都太假了,一个两个都带着厚重的面具,让人看不清他们的真心如何。她日日都要提心吊胆,生怕像上次那样,被人狠狠地推出去。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往自己的厢房走去。早上的时候,许南嗣要自己搬去他的厢房住,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她,但沈青黛觉得没有那个必要,而且两人同住一屋,难免会发生什么。

  沈青黛自问还没有做好侍奉自己夫君的准备,所以闺房之事上,她能免还是尽量免了。

  谁知道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发现一个玄衣男子坐在案前,翻开着她誊抄的佛经,在察觉到她回来之后,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夫人,你求到签了吗?”

  “你怎么在这里?”沈青黛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去他的厢房,他倒是自己过来了。

  “我见夫人好似不愿意搬来我的厢房,便只好自己过来了。”许南嗣笑了笑,将她誊抄的佛经摆放整齐。

  沈青黛一时间无话可说,她的确不愿意与许南嗣同房,但被他这么直接地说出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总有一种是自己在不讲道理的心虚感,沈青黛看着他,又觉得苦恼,这人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到底要她怎么办嘛?

  她只好掩饰住了自己的不自在,张望了一下四周,为了岔开话题而问道:“那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许南嗣看着她那副僵硬的神态,也清楚她还没有适应许夫人这个身份,所以他说:“若是夫人真的不愿意,为夫也可以不住在此。”

  他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因为他爱沈青黛,所以他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她,等她接纳自己,等她接受许夫人的身份。

  沈青黛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许南嗣嘴上说得那么轻松,但心里肯定会不痛快,万一到时候又怀疑她,那受苦受累的还是自己。

  所以她说:“东西既然都搬好了,再搬回去也是麻烦。”罢了罢了,到时候就当是自己运气不好,走在街上被狗啃了几口吧。

  许南嗣听到她这话,倒是有些难以相信,随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夫人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我不悔的。”沈青黛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想的却是自嫁进许家,心悦上许南嗣,她就在一直后悔。

  悔自己年少轻狂,一腔真心被人践踏,悔自己目不识珠,错信旁人害知己流放关外,悔自己不知进退,一时逞强害亲人锒铛入狱。

  她的一生,从踏进许家那一刻便是错,最后一步错,步步错。

  她叹了口气,不明白自己今生为何又要跟这家伙纠缠,到底还是命运弄人,身不由己啊……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