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行歌方枕宵全文最新

萧行歌方枕宵全文最新

作者呱补天

综合类型49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萧行歌方枕宵的小说名是《我有美人三千万》是由呱补天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萧行歌一朝遭遇五雷轰顶,一个雷直接将他劈去了古代,然后借尸还魂成了当今的皇帝陛下,还有后宫美男三千供他挑选,身为一个gay萧行歌简直太开心了,只是这群帅哥太柔弱了不是他的菜,于是他开始公开选秀,谁知某天“弱不禁风”的皇后夜闯皇帝寝宫,反剪小皇帝双手,凑到他面前:“长能耐了啊。”展开全文

主角是萧行歌方枕宵的小说名是《我有美人三千万》是由呱补天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萧行歌一朝遭遇五雷轰顶,一个雷直接将他劈去了古代,然后借尸还魂成了当今的皇帝陛下,还有后宫美男三千供他挑选,身为一个gay萧行歌简直太开心了,只是这群帅哥太柔弱了不是他的菜,于是他开始公开选秀,谁知某天“弱不禁风”的皇后夜闯皇帝寝宫,反剪小皇帝双手,凑到他面前:“长能耐了啊。”

免费阅读

  没人敢插嘴,室内一时噤若寒蝉。

  奉茶的太监给皇后端上来一盏茶,白瓷盏,泡的明前龙井。

  萧行歌靠在软枕上,嗅了一下,芳香扑鼻,

  可惜没有他的份,这是待客用的。

  倒也无妨,萧行歌看戏也看出了七八分味道。

  这地方很有意思,后妃都是男子也就算了,似乎大家对皇后比对他这个皇上要畏惧的多。

  他往下扫一眼,嚣张的岑贵妃跪在地上面如白纸,冷汗泠泠。

  在皇帝寝宫里作威作福这事说大大,说小也小。往小的说是不懂礼数,小事化了。往大了说是大不敬,抄家流放,罪及满门。

  大不敬的事,贵妃和其他人平时没少做,皇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间长了也算不上什么事了。

  今日一反常态,要是刨根问底岑贵妃和他的整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帽子绝对不能扣下来。

  贵妃当即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言词恳切地为自己开解:“臣在宫中听闻陛下突发急症,心中焦急难耐,匆匆赶来探视,心痛不能自己。谁知后来陛下突然转醒,臣喜不自胜,一时激动言语无状,还请皇后皇上谅解。”

  萧行歌心道,鬼话连篇。

  问责的皇后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不慢不紧地品了口茶,点点头,又道:“哦,这样啊,你下去吧。”

  贵妃如蒙大赦,领着他哭丧的队伍连滚带爬地跑了,生怕皇后言而无信。

  萧行歌:“……”

  敢情您在我这里摆谱摆了半天,就是为了说一句,没事,你快滚吧。

  实属有病。

  算了,没法和他一般见识。

  贵妃前脚刚走,后脚太医就提着药箱进来了。捏着萧行歌的脉门诊断了半天,眉头拧成了一道结,念叨着:“奇怪,真是奇怪?”

  皇后靠在椅子上,问道:“何状?”

  太医迟疑片刻:“陛下脉象平稳,身体康健,应当是没有任何问题。”

  “庸医满口胡言!”齐继第一个不服,也顾不上皇上皇后都在场,向前一步直接斥道,“半个时辰前,你说陛下急性心梗,应该熬不过今日酉时。如今酉时已到,陛下醒了,你又改口说陛下.身体康健。左右不过半个时辰,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不见得这么快。既然如此无能,不如明日就辞官还乡去吧,还在这里危言耸听,耽误病情!”

  齐继还真冤枉太医了。

  别人不知道,萧行歌清楚的很。根据门口照进来的阳光判断,现在是傍晚时分。酉时是下午六点左右,太医说的没错,真正的皇帝确实没熬过酉时,早就撒手人寰了,才给了萧行歌借尸还魂的机会。

  死因急性心梗,不就是急性心肌梗塞吗。

  萧行歌心道,这皇帝干了什么,年纪轻轻就过劳猝死了,当个皇帝这么累的吗?

  传说中的一天批八个时辰的奏折。

  事实如此,太医有口也说不清,余光偷偷瞥了一眼椅子上的皇后,从怀里掏出一块绣花手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是臣无能,从脉象上看,确实无此。陛下吉人自有天相,有天人保佑,必将逢凶化吉。”

  齐继心里呸了一口,一点不信太医的鬼话,凑到萧行歌面前,担忧道:“陛下可有什么不适,这庸医无能,要不老奴再找其他太医来瞧瞧。”

  萧行歌摆摆手:“朕无碍,不用挂心。”

  皇后用指节扣着椅背,说道:“既然陛下无事,臣就放心了。臣宫中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说完,皇后站了起来,走之前还对着床上的萧行歌笑了一下。

  他笑起来太好看了,如春雪将融,露出徐徐暖意。

  萧行歌一个颜狗,毫无抵抗力地跪了,彻底被美色迷花了眼,丝毫没看到皇后含笑眉眼后的寒意,还在心里暗自感慨,原主是什么惊天狗屎运,有个这么好看的皇后。

  害,谁让人家是皇帝呢。

  皇后回宫了,太医也回太医院了,齐继去送他们了,偌大的宫殿里除了门口几个粗使的宫女再没其他人了。

  萧行歌“呲溜”遛回被窝里,用明黄色的锦被蒙住头,凹皇帝架子凹的脸都僵了,萧行歌终于趁没人喘了一口气,捂着嘴忍不住地狂笑。

  皇位,我的!

  帅哥,我的!

  虽然皇后是装逼了一点,但是他长得好看啊。

  爽!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意外,柳暗花明又一城!

  萧行歌没敢笑太过,就一会儿,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从被窝里钻出来,又一脸冷峻地躺好。

  齐继这时也回来了,还是不放心,凑到萧行歌面前,问道:“陛下,你真的没什么事吗?陛下饿了吗?想吃点什么,老奴去给您叫。”

  萧行歌望着这个圆脸小眼的太监,从他没醒来开始,这个太监哭得最伤心,担忧的最真切,从他的打扮来看,应该是这个宫里管事的人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原主的心腹。

  初来乍到,萧行歌觉得这宫里的关系没那么简单,没在人前说他失忆了。

  趁你病,要你命,小心驶得万年船。

  萧行歌没正面回答他,打发了外面站岗的宫女太监,等到屋里就剩他们俩了,才漫不经心的问道:“你服侍我多少年了?”

  齐继恭敬又骄傲:“回陛下,到现在二十年整。”

  这具身体应该也不大,二十年整,差不多从小看到大。

  萧行歌缓缓道:“是啊,都二十年了。所以这件事,我不能瞒你?”

  齐继心里一紧,赶忙道:“陛下但说无妨。”

  萧行歌又道:“朕有点事,记不太清了……”

  齐继楞了两秒,随后一脸珍重的掩好门窗,走回来朝着萧行歌伸出来一根手指头,压低声音说道:“陛下,这是几?”

  萧行歌不解:“一啊。”

  齐继五指伸开:“陛下,这是几?”

  萧行歌:“……”

  萧行歌:“朕只是忘了点事,又没傻。”

  “那就好,那就好。”齐继松了一口气,解释道,“老奴听说民间孩子大病之后经常会伤到脑子,之后就会变成痴儿,不识事,不记事,没傻就好,没傻就好。”

  萧行歌:“……”

  您的要求可真低。

  齐继想了想,随即又谨慎道:“陛下,事关朝政,你可千万不能外传啊。”

  萧行歌点点头,这道理他知道。

  齐继问道:“陛下还记得多少,可还认得老奴?”

  萧行歌摇头。

  有些事情,忘了也好。

  齐继叹了口气,小声给萧行歌讲起了当前的宫内的状况。

  *

  戌时一刻,乾华宫。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乾华宫的宫门口挂着两盏米色绢布的灯笼,干净素练,在漆黑的甬道上笼出一个明亮的小圈。

  作为皇后寝殿,乾华宫装修简朴,仆人寥寥无几,夜间显的格外冷清寂静。

  一道黑影轻巧地从半开从窗户钻进了内殿,三两步走进书房,跪下道:“殿下英明。殿下离开之后,那位果然暗自告诉齐继,他忘了点事。”

  来人是皇后方枕宵的心腹,庄平。

  方枕宵披着一件素色的外袍,长发未束,站在一张紫檀木的书桌前批折子:“忘了多少?”

  庄平道沉声道:“全部。”

  方枕宵没抬头,继续在折子上做批注,问道:“你觉得是否可信?”

  庄平沉吟道:“卑职自以为他们主仆私话可信。”

  红色的朱砂在烛光下显的更加艳丽,方枕宵把笔放在砚台上,待墨迹干了合上奏折才说道:“若是故意说给你听的呢。”

  庄平迟疑了,犹豫道:“那位……应该没有这般心思。”

  方枕宵笑了笑:“那位没有,但是他有。”

  “殿下是何意?”庄平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方枕宵,同时才猜到了他的想法,“殿下是认为,那位被人掉了包。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一环出现错漏,但他如今毫发无伤,这绝对不可能。”

  方枕宵眯起眼睛:“你是觉得,有人能在你的层层把控下,在我的眼皮子地下,偷梁换柱,在后宫里大变活人。”

  “卑职发誓,绝不可能!”

  “我知道。”庄平方枕宵信得过。

  但是确有蹊跷。

  方枕宵踏进皇帝寝宫开始,他就发现不对了。

  当时殿中未跪下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方枕宵恰好撞见了萧行歌在背后做小动作。

  萧行歌乍一见他,眼中亮了一下,随后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平静又淡然,与过去的满脸阴鸷截然相反。

  两人像是不认识一样萍水相蓬,点头之交。一个坐下,一个躺着。

  若是被人掉包,未免漏洞百出,让人起疑心。

  他确实不像过去的萧行歌,但是确实又是他。

  方枕宵淡淡道,“他还是那个萧行歌,只是人是会变的。前朝可有消息传出。”

  庄平道:“没有,事发突然,消息还没来得及走漏,那位就已经好了。”

  “卧薪尝胆未尝没有成功之日。他不是忘了吗?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前朝一切如常,后宫各地,待他都如真皇,我倒要看看,他在耍什么花招。”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